当前位置:首页>文化>「局域网恶搞别人电脑」故事:书生高中后抛妻另娶,新婚宴上她出奇招让书生身败名裂

「局域网恶搞别人电脑」故事:书生高中后抛妻另娶,新婚宴上她出奇招让书生身败名裂

更新时间:2020-01-08 17:17:44 浏览量:2560

「局域网恶搞别人电脑」故事:书生高中后抛妻另娶,新婚宴上她出奇招让书生身败名裂

局域网恶搞别人电脑,每天读点故事app作者:成蹊

江城地脉连绵、层峦叠嶂、草木繁多,吸日月之精华,引朝夕之露息,渐生灵气。城郊有一茂山,乃灵气汇聚之所在也,山上古树高耸,极是幽谧。

传说三百年前,城中一双李姓夫妇酷爱养猫。四足雪白的“踏雪寻梅”,黑体白嘴的“衔蝶儿”,浑然一色的“四时好”等等尽收院中,每日里投食、喂水、梳毛,忙得不亦乐乎。因这共同的爱好,夫妇俩饶是成亲十多年,仍情意绵绵、甜蜜如初,羡煞旁人。

然则每逢春秋求偶时节,满院猫叫好不瘆人。邻里嫌过于搅扰,每每与其交涉,望其放生猫儿或搬至别处,却总不得成功。

忽有一夜,院中群猫齐叫,一声高过一声,彻底惹恼了邻人。邻人纠集而起拍门,总不见应。破门而入,但见群猫化作股股青烟盘旋于李姓夫妇头顶,将其一卷而起,飞入云巅,终落于茂山古树林中。

邻人以为妖鬼作祟,很是惊恐,倒是从茂山中传来奇闻:一猎户苦恋某家千金小姐而不可得,打猎时偶遇一双猫仙,获其庇佑,不过半月工夫,竟娶得了心上人。一时之间,举城轰动。

邻人甚觉古怪,前往查探,但见林中一双猫瞳男女并肩而立,身形、衣物同那李姓夫妇一般。想是那夫妇真情感动天地,又得灵气滋养,成了地仙。一传十,十传百,茂山得了个新名号——求缘山。江城人特为两位地仙建庙,增益香火,只求一解求不得之苦。

正德十年,五月既望。夜色漫漫,古林幽幽。

一俊秀书生打着灯笼,背着书箱,于茂山林中拾级而上。箱中背负的却非书籍,而是香、烛、献果之类的物什。

此人姓杨,名献,字得之,金陵人士。父早亡,家道中落,母赵氏自小殷勤教导,唯盼其高中状元,重振家业。

杨献进京赶赴来年二月会试,途经江城,盘缠为贼人所盗,只得暂避于破庙之中。他每日将自己的字画拿去集市上卖,以期筹得赶路的银钱。只叹其人无甚名气,一连三日皆未卖出半幅。

眼见着将成饿殍,忽有一公子行至摊前,将其字画赞赏一番,统统买下。杨献感激非常,谈叙之间方知其姓江,名俊,字英来,出身乡绅之家,乃江城有名的文才公子。

江俊听闻杨献经历,又是气恼城中贼人猖狂,又是叹息状元之才竟沦落破庙,命人将其接引入府,好生款待。

二人每日切磋文采,琢磨古画,十分投契。

只是江俊之妹素璃不喜兄长新客,每每于院中一瞥,便蹙眉不悦,忙唤丫头回房去也。

江俊心下诧异,自觉妹妹受父兄影响,乃是喜才之人,且素来行事爽利,绝非寻常羞怯闺阁女,缘何如此戒备杨献?

他细细问询,却听得素璃道:“妹妹曾一睹其山水画作,运笔着墨确然极佳。然则画亦如瞳,可窥人心,其心流俗,不可近也。兄长若要为素璃寻觅良配,此人绝非佳选。”

江俊细细端详画作,未瞧出“流俗”何在,然知妹妹素是个有主意的,便不再勉强。

岂料杨献于院中惊鸿一瞥,但见素璃姿容绝美,素指纤纤,眉尖一蹙便搅得人心坎儿麻痒,恨不能立时抚平其眉、解其愁怨。

情根一种,心念一起,杨献想了种种法子同她偶遇,又吟诗作赋展现才华,盼得她垂青。如此半月过去,素璃非但未曾动心,反而越发厌他,索性闭门不出。

杨献对江俊吐露真情,方知自己种种表现在素璃眼中不过“流俗”二字。江俊悉心劝慰,天涯何处无芳草,何必执着于素璃?

杨献仍深受打击,心情郁郁,寻了酒坊喝酒,忽听得酒坊小儿子要去那茂山地仙庙求缘,助其娶得赵衙役家的俊丫头。三日后,果见酒坊筹备喜宴,不日便要娶亲。

杨献心内大动,忙打听了求缘之法。

因恐江俊恼他算计其妹,杨献不敢白日里来,而是趁夜溜出江府,登上茂山。

夜风凄冷,而以山间更甚。杨献登山许久,额间溢出细密汗液,经风一吹,打了个哆嗦。

抬头遥望,但见墨树掩映之间,坐落一褐墙灰瓦小庙。庙门廊檐挂一双赤红灯笼,似兽瞳紧盯来者。杨献浑身一麻,顿生怯意,肤上生出密密麻麻的疙瘩。

“吱呀”一声,庙门兀自打开,似是有人专候。杨献思及素璃娇颜,遂牙龈一咬,步下生风,速入其门。

小庙正堂立一男一女两尊猫仙泥塑,皆人身猫瞳,煞是骇人。杨献亦管不得这许多,于香案上点香燃烛,供奉瓜果妙茶,跪于蒲团上祈愿,连叩三百响头以示心诚。

一叩额间青紫,二叩皮破肉裂,再叩鲜血蜿蜒、头昏脑涨。冷风过境,吹灭香烛。杨献一抬头,泥塑遽然化作一双活人夫妇。二人猫瞳呈金绿色,中央一道细长线柱好似活光,锁定求缘男子。

杨献周身大僵,逃不动亦倒不下,只得滞然等候。

猫瞳夫妇应许其愿,命其以指血掺和香灰,于香案上书写约契:

欲与君相知,私愿更红线。

香祭搏一缘,昭昭吾心宣。

死生既契阔,不可变初言。

若有违约日,但凭雷霆见。

妇人神情木然,指尖轻点左瞳,竟生生剜出一颗血淋淋的猫儿眼,置于香案中央。约契凭空飞起,围绕猫儿眼凝结成团,又如沸腾一般鼓动,渐渐塑出簪形。簪针呈圆形, 簪顶花形上绕出六个金丝花瓣,中间圆形金托周围缀以金丝花蕊,托内镶嵌一只金绿色猫儿眼。

杨献捧下金簪,连连拜谢,赶回江府。

三更时分,素璃睡得正沉,丫头在门外守夜。一阵香风拂过,丫头昏昏然倒地而眠。杨献悄然进入闺房,将金簪插入素璃发间。猫儿眼骤然闪过一道活光,引得素璃圆睁双目,直勾勾盯紧杨献。

“你!”

一字方出,素璃忽又闭了双眸,沉沉睡去。

杨献慌忙返回厢房,脱衣之时,才觉汗水已浸透衣衫。

金簪果有奇效,江素璃态度逆转,竟一早等在院中花树之后,一瞧见杨献,便低首莞尔。美人一笑,羞羞怯怯,瞳仁如水似波,流出万般柔情,无限缱绻。

杨献心内如遭猫爪轻搔,酥痒难耐,欺身而来,欲抱住心心念念之人。

素璃将他推开,自袖中取出伤药为其点染额间,语中尽是疼惜,“冤家,缘何不爱惜身子,伤成这般模样?”

杨献紧张万分,不敢实言,忙捉了她的手,不住诉说衷心。

素璃羞得面若桃花,掩唇不语。

如此多日,二人情意滋长,以至山盟海誓,志不负相思。

江俊竟也不觉奇怪,顺势为二人定下婚约。

只待杨献金榜题名之时,便由赵氏做主,寻了族中长者前来提亲,将素璃娶回金陵杨家。

江俊为杨献备好银钱细软,车轿马夫,送其进京赶考。

临行前夜,杨献偷入素璃闺房,命其将丫头遣离。素璃虽觉不妥,但思及明日便要分别,禁不住从其所言。杨献自袖中取出合婚庚帖,尽诉求娶之意,立誓一心一意、绝不相负。素璃心内大为感动,泪盈于睫,遂亲书庚帖予之。

二人于房内私拜天地。

杨献餍足之后揽素璃于怀,忽见发间金簪中,猫儿眼活光一闪,似是盯着他的一举一动。他浑身一僵,讷讷不敢言。

“夫君,怎么?”素璃慵然抬眸,面上飞霞。

“无甚无甚。”杨献木然应声,慌忙起身穿衣登鞋,称其不可于闺房过夜,免被人瞧见落人口舌,脱身而走。

翌日,江俊携素璃至府门前为杨献送行。

素璃殷殷叮咛,盼其添衣加食,处处小心。杨献亦切切叮嘱素璃莫在院中饮风受寒,另每月书信往来,以解相思。

二人依依不舍,直送至江城门外。

遥望马车远去,素璃轻轻摩挲发间猫儿眼,不知不觉,泪落连珠。

此日而后,素璃每日候书信、听消息,盼夫君平安归来。孰料久未等到书信传来,所写信笺亦石沉大海,杳无回音。直至三个月后,终于传来杨献消息,却非其抵达京城之事,而是死讯。

杨献一行路遇匪寇,尸首坠落悬崖,又遭虎狼啃食,只余血衣残骨。

金陵杨家院内传出赵氏叫骂,粗鄙恶陋,不时掺杂敲打之声。路过者无不摇头喟叹,这杨家新妇江氏素璃着实是个贞烈女子,不过初定婚盟,竟亲扶杨献灵柩回金陵,誓替夫君照拂杨家、孝敬赵氏。

素璃一袭素衣,发间金簪之畔缀白花一朵,纵憔悴难当,仍姿容秀美、气质脱俗。她每日洒扫院落、烹煮羹汤、织布缝衣,将赵氏照料妥当。然赵氏只当素璃是扫把星,自个好好一个儿子进京赴考,不过在江家住了几日便被迷了心智。迷便迷罢,方许下婚约便命丧黄泉,定是那江素璃所咒!

赵氏动辄打骂,素璃一忍再忍。

丫头不忍自家小姐落入凡俗,受此磋磨,屡劝素璃离开杨家,择一良配再嫁。素璃浅笑拒绝,坚守当初一心一意之誓,但求无愧于夫君情意。

这日,赵氏骂过之后,气喘吁吁扶腰回房。素璃同丫头扫净院子,提篮出门,欲买新菜。

一小童远远跑来招手,口中雀儿般叫嚷:“没死没死!中了中了!”

紧接着,官衙众人蜂拥而至,一道恭贺起来。素璃惊愕非常,臂间竹篮掉落,滚了老远。

赵氏听到外头吵闹,骂骂咧咧出来,却被众人齐唤“老夫人”,方知杨献非但未亡,反倒中了会试,又殿试夺魁,高中状元。

大悲后忽降大喜,赵氏一口气没上来,险些殁了。幸而素璃反应迅敏,掐其人中、助其呼吸,方才救回。

赵氏态度大变,喜滋滋牵起素璃纤手,邀其一道装点杨家内外,同盼杨献衣锦还乡。

素璃亦欢喜非常,褪去素衣,摘去白花,换上素日美衣,重添胭脂水粉,揽镜自照。

“丫头,我可是变丑了?”

“小姐自然是美的,姑爷回来定然爱重!”丫头劝慰道,“只是您这手变糙了些,还起了好些茧子。您这可是写诗作画的手啊,打今儿起可不能再做活计了!”

“那些活计算不得什么,这手糙些亦算不得什么,他回来便好。”素璃莞尔,铜镜中映出她娇美容颜,三千乌丝,以及发间金簪。

丫头道:“可是,姑爷既然未亡,为何这么久不曾来信报平安?若非府衙来贺,咱还不知呢。”

“为何……”

素璃喃喃低语,轻抚猫儿眼,指尖滑腻,触感极佳。眉间微微蹙起,她忆不起此物从何而来,又缘何一直戴着,饶是睡眠梳洗之时也不离身。她正欲摘下金簪,换上赵氏为其添置的新式玉簪,然那金簪仿佛长在头皮之内,每一动,便引得皮肉麻痛,宛若雷击。

“素璃,可在房中?”

赵氏于门外唤道。

素璃指尖一松,回过神来,惘然若失。忽听得赵氏连声而唤,忙起身开门,却见赵氏背了包袱,是个远行的模样。

“婆母,莫不是夫君来了,接咱去京师?”

“没,没那回事儿!”

赵氏连连摆手,支吾解释,方才得了消息,说是她那妹妹得了怪疾,身旁无人照料。赵氏心中惦念,欲前去照料些时日,命素璃守好房舍,静候杨献消息。

素璃应诺,恭送赵氏出门,心里却越发惘然,总觉何处不妥,又说不出所以然。

她特遣丫头询问本家长辈赵氏之妹嫁于何处,得知那处位于西南方向,而赵氏走的却是北去京师之路。

思及邻人望向她时的叹惋神色,她终于开了窍——

那位新科状元杨献,立誓与她结发的夫君,将她丢了手。

书生高中后抛妻另娶,新婚宴上她出奇招让书生身败名裂。

京师阳春,莺飞草长。

城中喜庆之极,原是皇帝赐婚,将岳将军之女、皇帝之义女岳箐嫁于新科状元杨得之。

茶馆酒肆所传尽是这才子佳人的传奇故事,道是那杨献上京途中遭遇盗匪,重伤垂死,恰逢岳将军剿匪之时救下,携其一道归京。杨献住在岳府养伤,同岳箐日久生情。其高中状元之后,皇帝便成人之美,予以赐婚,另赐府邸一座用以完婚。

成亲之日,路上迎亲喜队吹吹打打,好不热闹,状元郎身穿喜服、胸戴吉花、骑坐骏马、春风得意。

江素璃立于客栈门外,终于亲见杨献娶妻场面,而那大红喜轿中的新嫁娘却不是她。

忘恩负义的男人!丫头气极,于心头咒骂,却不敢出口伤及小姐心肠,只小心劝道:“事已至此,小姐回家可好?少爷日日盼您回去,您……”

葱指拂去泪珠,素璃命丫头同客栈掌柜言说,开间上等厢房来住。丫头叹息一声,从命入内,安排停当出来时,却已不见素璃踪影。

背新娘、跨火盆、拜天地。

赵氏高坐高堂之位,见爱子娶得如意娘子,笑得合不拢嘴。

杨献招待宾客,被众人灌了好些酒,便佯醉脱身,急急走入洞房。满室吉红,满桌喜饼,满床喜果,连床畔坐着的新娘子亦盖着红彤彤的喜盖头。他喜不自胜,执起喜秤便要挑下盖头,一低头间,却见新娘白皙的手上有些许旧茧。

想那岳箐虽是将军之女,却从小娇养,不曾干过累活,双手极是嫩滑。杨献大惊失色,连退几步,质问道:“你是何人?!”

“献儿,不好了!”赵氏慌忙从外头奔来,推门急道,“族中传来消息,那江素璃离家出走,却不曾回江城,恐来了……”

“婆母。”喜盖头下传来素璃笑语,“素璃并非离家出走,乃是携庚帖而来,嫁于夫君。”

素璃轻掀盖头,自喜服袖中取出合婚庚帖,一双美目盛满泪水,“夫君曾立誓一心一意、绝不相负,却因种种祸端离我而去。如今,素璃倾心来嫁,夫君欢喜么?”

杨献心内一软,从前种种柔情、丝丝蜜意袭上心头。他刚欲将她揽身入怀,骤然忆及岳箐不知何往。岳将军在朝中有权有势,岳箐更是皇帝义女,于他重振家业、入朝为官大有裨益,远比一乡绅之女要紧,更何况……

他抬眼一瞧见她发间的猫儿眼活光微动,便周身僵硬,如坠冰渊。

素璃上前,满目期盼,“夫君,我念你念得好苦……”

“岳箐何在?”杨献问道,目光在房内搜寻。

“岳箐?那是何人?”素璃莞尔一笑,“夫君怕不是在说笑?”

忽有呻吟之声自墙根喜箱中传出,杨献着急奔去,却被素璃挡了去路。他慌忙之间猛然一拂,将素璃推倒在地,袍袖掠过金簪,将其打下。寂静夜中,金簪落于地,发出“叮当”脆响。

素璃头痛欲裂,蜷缩于地,记忆凌乱、情感奔突、似真似幻,惶惶然不知今夕何夕,茫茫然不知情之何系。

杨献无暇顾念素璃,兀自打开喜箱,果见岳箐与贴身丫鬟被绑缚在内,发丝披散,神色迷蒙,似是中了药。他为岳箐解绑、掐穴、灌水,好容易才唤得她清醒。

素璃轻唤:“夫君……”

“休得唤我夫君!”杨献指着金簪,怒斥道,“我同你一夜良欢,不过猫妖蛊惑!”

杨献将实情脱口而出。(作品名:《猫儿眼》,作者:成蹊。来自:每天读点故事app,看更多精彩)

点击右上角【关注】按钮,第一时间看故事精彩后续。

上一篇:社保降费迈入实施期 30省养老保险费率降至16%
下一篇:长安十二时辰传统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