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人物 > 正文

新京报:别轻易用基因编辑婴儿打开“潘多拉魔盒”

2019-09-11 10:36:32来 源:店垭喜庄网      评论:0 点击:3355

可从目前看,这项研究并不能证实风险可控,毕竟基因剪刀CRISPR/Cas9经常脱靶,是否经过了伦理审查,目前看也存疑——基因编辑婴儿早就超出了一家民营医院伦理审查的权限范围,眼下就连涉事医院都在否认与此事有关,可婴儿就这么出生了。

这显然需要得到严肃评估:有在顶端科学项目上大胆创新的开拓精神,本不是坏事,但必须意识到,科学并非完全无禁区——至少得考虑到科学伦理问题。

【环球网综合报道】近日,有民众向台中市议员李荣鸿投诉,6日去扫墓,竟发现军人公墓的精神地标“忠灵祠纪念碑”上的“国徽”不见了,变成飞碟模样,变得很可笑!“对葬在此地的军魂大不敬”。

——在中共中央政治局第三十三次集体学习时强调(2016年6月28日)

当下,关于科学伦理审查的指导原则等早已不缺,但这起风波无疑提了个醒:或许有必要专门针对涉及人体的生物医学研究问题,出台一部法律或者行政法规,为规制涉及人体的生物医学研究行为提供更为有效的立法支持。而相关立法应建立健全更严格的伦理审查机制,对伦理审查的刚性、伦理审查委员会运作程序和对研究人员的监督审查等作出更明细的规范,以防止“潘多拉魔盒”被随意开启。

乍看起来,基因编辑婴儿相关研究对于疾病预防大有好处。因为很多疾病如地中海贫血、癌症、蚕豆病等,都与基因直接相关,与基因有间接关系的疾病则更多。通过修改基因,就能彻底预防这些疾病。问题是,基因技术的发展与运用向来颇受争议,这些争议除了安全维度的考量,主要就是伦理层面的审视。

或许有必要完善相关立法,建立健全更严格的伦理审查机制。

清水县委书记刘天波说,作为天水市绿色屏障的后花园,该县依托土地资源,以产业链形式发展富民产业。比如,对农户进行种养殖技术培训,提高产品质量,借政策扶持贷款之“力”,让农户资金有周转,再与大户进行捆绑式种养殖,以托养、代养等多种形式,让农民真正在产业中获益。

据了解,石家庄市食药监局制作了专门的过期失效药品回收箱,1米多高的过期药品回收箱摆放在相关药店内,供市民投放过期药品,同时药店将填写“家庭过期失效药回收确认登记表”。回收箱配有锁,以防止药贩子偷药。对于回收的过期药品,药店将定期送往食药监部门进行集中无害化销毁。

早在2015年12月“全球人类基因编辑峰会”上,多国科学家、伦理学者充分讨论后就达成共识:“鼓励基因编辑的基础研究和体细胞的临床应用,但是生殖细胞的基因编辑研究应遵循限制性的伦理规范,未来在条件允许下才可以考虑临床应用。”不能随意打开“潘多拉的魔盒”,也成了基本认知。

央视网消息:国家电网数据显示,自2016年启动新一轮农网改造升级,全国超过1.5亿农村人口受惠,约占到全国农业人口的16%。

5月4日,新京报记者前往位于北京东城区环球贸易中心A座的莆健总会总部,办公室早已人去楼空。写字楼的门卫和保洁人员对新京报记者称,该办公室内的办公人员是在春节后搬走的。

正如法国思想家伏尔泰曾说过,“伦理学是人类的第一需要,因为它维持了社会的继续。”科学伦理也应是科研的起码需要。容易触碰到科学伦理的基因编辑技术应用研究,更应在这方面有所顾虑。考虑到在“基因检测开发孩子潜能”经常被当成赚钱噱头的背景下,通过修改基因来定制婴儿这个口子一旦打开,极可能面临技术被滥用的巨大风险。

但相处久了,张天却觉得表姑生活和工作状态都不够“好”,不适合和他组成家庭,“他说我个性太强、不安定”。

11月26日,“世界首例免疫艾滋病基因编辑婴儿”事件持续发酵。虽然项目方标榜,此举意味着在基因编辑技术用于疾病预防领域实现了历史性突破,但这激起的更多的是质疑,生物医药圈更是普遍对此持反对态度。

早上8点55分左右,宁波市民纷纷反映听到巨响,记者多方求证得知,爆炸点位于江北区庄桥街道李家西路,目前具体灾情及伤亡情况不知,但据庄桥街道工作人员介绍,爆炸震感强烈,附近建筑物玻璃纷纷被震碎,记者正在赶往现场,一路上可以听到救护车消防车呼啸而过。记者刚刚了解到,部分伤员已被送至宁波市第九医院抢救。宁波市江北区公安分局稍后将通过官微发布有关此次爆炸的相关信息。

就目前看,通过基因编辑婴儿来“防艾”的试验,显然需要慎之又慎。对此问题的审视,也不能止于“一事一议”,而应着眼于人类社会伦理的长远视角去打量和思考。

刘俊海也建议,用户首先要看清广告,并且理智地对待广告,不轻易相信虚假广告,要做理性、科学、文明的消费者;第二,要认真签合同,认真阅读租赁合同上的条款,及时提出自己的疑问,如果不同意条款,可以找中介签订补充条款;第三,要从容地留存证据,依法理性维权,如果在网上查到虚假信息,可以截屏留证据,主动维护自己的权益。

之后,网传通过此次伦理审批的深圳某医院回应称“这件事不属实”;项目操盘者贺建奎所在的南方科技大学官网发布情况声明,称贺已于2018年2月1日停薪留职;深圳市卫生计生委医学伦理专家委员会答复称,该项试验进行前并未向该部门报备;广东卫健委目前已介入调查。

正因如此,包括欧美发达国家在内的很多国家,对于基因编辑在人身上的运用,都有极为严格的管制。2016年我国国家卫计委通过的《涉及人的生物医学研究伦理审查办法》明确,人体生物医学研究需秉持控制风险原则,并对审查过程做出了清晰规定:通常情况下,对于胚胎研究,医疗机构的伦理委员会尚且不能自作主张,且研究仅限于早期胚胎。

医生:“你的肚子怎么有点大?”女孩:“冬天不怎么运动,有些发胖吧。”医生:“你怀孕了,已经8个月!”女孩“哇”地一声哭了。

此前由于恒大对FF进行了资产保全,导致FF无法对外融资,在与恒大和解后,这一限制得以解除。

图说天下

    72小时排行

    整站最新

    图片新闻